美術學科中心2月份電子報107年度二月號151期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中心消息

本月焦點

 

 

 

學 科 中 心 本 月 焦 點 活 動

 

 

 

【107年度教學資源研發教案交流暨素養導向實務研討會-第一場次】

參加對象:

全國各縣市高中職美術科教師

(含綜合高中學術學程、技術型高中/職美術科教師)

研習日期:

107 年 3 月 27 日(二)-28 日(三)

研習地點:

臺北市立大同高級中學(臺北市中山區長春路 167 號)、

台北當代藝術館(臺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 39 號)。

報到時間/地點:

3 月 27 日(二) 上午 8:40 臺北市立大同高中 5 樓階梯教室

3 月 28 日(三) 上午 10:00 台北當代藝術館 1 樓活動大廳

(如第二天不克參加者,請於報名時告知,以便統計人數)

報名方式:

請至「全國教師在職進修資訊網」報名,名額上限為100人。

報名截止日:

107 年 3 月 22 日星期四。

 

 

更多精彩花絮請至美術學科中心FB專頁

  

教 師 專 欄

是精力湯還是綜合沙拉

美感教育跨領域課程操作有感

 

撰文:臺中市立臺中第一高級中等學校 美術教師 朱忠勇

  為了配合政府推動十二年國教及108課綱的實施,國內整體教育思維開始產生重大的改變,大規模的實驗計畫出現在教學場域中,大量的研習及說明會,與大學端合作的計畫案等,似乎有讓整體教育環境動起來的感覺。為緊扣新課綱之「素養教育」的核心概念,學者專家們苦思後的結論是:以藝能科來融入各科的教學,似乎最能呼應將來課程施作上要以能讓學生習得“帶得走”的知識為主要訴求。看起來好像是藝能科熬了那麼久,終於要出頭天了,身為美術老師的我,當然責無旁貸,懷抱滿腔熱情,投入跨領域課程的研發與實踐。

 

一切是這樣開始的

  有一天接到計畫主持人趙惠玲教授(學姊)的電話,說明了跨領域美感課程的計畫精神,邊說邊咳,感覺起來身體相當不適,應該是過勞的前兆(我的內心OS),她希望我們學校能接此計畫第二期程的中區種子學校,因為前一個種子學校遇到許多困難所以無法續任。因為這樣的決定牽涉到學校行政端是否能支援,我先回應需要回去請示主任,請學姊先好好休息,但會盡力勸說,但內心卻滿是疑問,這樣的計畫到底要耗費教學現場的老師多少額外的精神,而自己是否有多出來的時間可以投入?詢問主任後,得到的回應是;在不增加太多學校行政事務的前提下予以同意,但是我偷瞄到組長在翻白眼,好似我來找麻煩了,當下的我其實可以理解組長的感受,畢竟這又將是多出來的行政業務,我承諾除非需要行政出面的工作外,大部分我會自己來。

 

科目媒合的難度

  計畫正式啟動之後,首先遇到的困難便是尋找願意共同發想跨領域共備課程的教師,看了計畫經費的項目之後,心中更是忐忑,試探性地問了一些老師之後,首先被問到的都是;是否有減授終點?或是否有加給?等實際面的問題。雖然可以再入班觀課或共備的時間提出鐘點費的需求,但每個老師的基本課程已相當繁重,在無法減授終點的情況下,老師們都以課務繁忙為由,婉拒我的邀請。所幸學校還是有幾位年輕的熱血教師願意投入,否則以我們學校的規模,各個科目之間鮮少有交集,要找到願意嘗試的教師難度相當高,我又傾向找自然學科的教師合作,因為學校屬性比較偏向自然學科領域的重點發展,如果能夠將美感融入,更能提升學生學習樂趣與生活應用接軌。

 

運作模式

   台中一中第一個教案是美術與物理學科的合作,其實是因為物理老師賴弈豪本身對於課程研發有高度的興趣,這好像是最重要的要素;有點像相親,有想要找對象才會去相親,看對眼了才有可能進一步交往。我們首先找出物理課本,共同尋找可以讓美術融入的部分是甚麼?由於賴老師教的是高三,剛好有談到光學的部分,我便跟他分享印象派的起源,並說明高二美術課程中有提到世界藝術史的部分,已經介紹過印象派及色彩學的基本理論。找到這個交集之後,我們便開始共備課程,過程中我們彼此折衝,因為是美術融入物理學科,我的角色只是著眼於將較生硬的物理觀念及知識,以美術的角度搭出一個導引入生活實踐面向的可能性。物理老師則顯得更實際些,他找出學測曾經考過光學與美術史相關概念的題目,讓學生對於這樣的課程設計有實際面的好處。有趣的是,經過共備,我對於物理光學理論有更進一步的理解,而物理老師則對於色彩理論與光學的部分充滿興趣。最後發展出來的科目名稱為:【你被光詐騙了嗎?】便是透過物理中的光柵去分析出不同波長反射出來的光線顏色,及其在自然環境中的應用。而賴老師更延伸到文學美感的應用上,作業是要學生以光去創作新詩,整個課程變成一個多層次的教案,成為一個相當成功的案例。

   總結跨領域課程的合作模式可以減化為:一、科目媒合(相親)→二、找出課程的關聯性(初步交往) →三、共備(深入交往) →四、產出教案(結婚) →五、入班實施(共組家庭)。在我的經驗裡發現,第一個步驟最為困難,因為大部分的老師課務已相當繁重,對於這樣的課程設計概念多半是排拒的。

後設思考

   本校已操作了三個學期的美術跨領域課程教案,包含高三物理(你被光詐騙了嗎?)、高一生物(消長在人間)及高二歷史(希臘的歷史、藝術與神諭),我在校內的跨領域學科人脈已用完,其實是被婉拒了無數次,接下來面對的困境便是找不到科目教師搭配的窘境,這其實是最根本的問題。如果課程改革只能依賴熱血教師,那熱情終有耗盡的一天,況且以美術學科的角度思考,在進行這樣的課程模式時,不免會落入學科的本質論與工具論的思考,老師們辛苦磨合後端出的精力湯,雖然充滿養分卻不見得好喝,如果端出的是一盤綜合沙拉,學生終究是挑喜歡吃的吃,這樣為難的處境,還是得從上而下務實地一步步解決。

結語

   美感教育跨領域課程計畫在108新課程的實施上,具有相當重要的觀念引導價值,身為美術老師當然是責無旁貸,但操作面上應盡力簡化第一線教師在教學工作上的負擔,才有能力再去進行教學內容上的精進。在現今一堆美術特色課程的研習及創新教案的研發,我們卻忽略了在課綱架構底下,我們希望幫學生建立怎樣具系統化及模組化的美術課程,讓每個學生都能得到同等的教學內容與質量,不因為是藝能科,就在百花齊放的模糊幻境中,造成嚴重偏食的課程設計。而跨領域的課程設計也許提供了一個新的努力方向,畢竟系統化的知識建構,是科科等值的精神底下,首先我們必須自我強化的部分。。

  全文完

 

 

 

藝文展覽  

展覽10702

 展覽10702

 

展覽10702

 

 


 【時間,太空&無限 | 亞莉珊德拉.沆特斯攝影個展】

展覽日期: 2018 / 03 / 10 - 2018 / 05 / 19
開放時間: 週一週日休館,每週二至週六 10:00-19:00
展覽地點: 絕版影像館 __ 新竹市東南街53巷47-1號
官方網站:https://goo.gl/UPGCWv
 

 【107 年新北市美術家雙年展】

展覽日期:2018 / 03 / 16 - 2018 / 04 / 08
開放時間: 週一至週日 09:00 - 17:00 (4/2,4/5休館)
展覽地點: 新北市藝文中心 __ 板橋區莊敬路62號
官方網站:https://goo.gl/WRDVXr
 

 【以山為名 | 郭志宏個展】

展覽日期:2018 / 03 / 03 - 2018 / 04 / 01
開放時間: 週一休館,每週二至週日 12:00 -18:30
展覽地點: 也趣藝廊 __ 台北市民族西路141號
官方網站:https://goo.gl/dHsk5i

 

 

  

 

  

 

教學資源

 

 

 

 

推薦電影:《雷夫史戴德曼之叛逆速記》

  雷夫史戴德曼是何許人也?他是享譽已久的設計師、藝術家、卡通畫家,然而他最著名的還是跟美國「剛左作家」杭特湯普森合作的插畫創作。本片娓娓道來他年少初到紐約的體驗,更動人的是他與湯普森相識、相交、相惜長達數十年的友誼。強尼戴普領軍訪談,且看兩位充滿奇思異想的怪咖怎麼一拍即合,擦出驚人火花,以及大師如何在往後歲月裡將「剛左精神」發揚光大!

  導演查理保羅曾形容史戴德曼是影響他創作最重要的人。本片亦以各種形式表露對大師的敬意,如動畫、照片、檔案與家庭影像;此外還找來知名樂手傑森瑪耶茲等人合作配樂,活潑的手法讓本片散發充沛、狂野不羈的能量,召喚出昔日奔放世代的熱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推薦書籍:《京劇原來如此美麗》

「極盡繁複」與「極度簡約」並存、既「寫意」又「寫實」,

方方面面都蘊含時尚元素,這就是京劇。

京劇對美學的講究、對完美的堅持,即使沉浮於時代洪流中,

也總能掙脫傳統的包袱與框架、打破時空隔閡,

和當代任何一種潮流混搭、與任何一種藝術結合,毫無違和感!


 

 

 

數位教材

 

 

村上隆的悲歌 __ 一個日本藝術家的觀察

全文 : 張毅的藝想世界

 

  2015年10月,東京六本木、丘森美術館,村上隆的新作《五百羅漢展》正式展出,新聞報導說:「展場門可羅雀」。

  在網上可以透過網路聯結,360℃完整看到這輻長100公尺的巨大畫作,多年來強調所謂Super Flat的創作概念,突然回到傳統的土地上。

  村上隆自己的説法:「創作五百羅漢的想法,是在福島大地震之後,和日本藝術史学者辻惟雄(Tsuji Nobuo) ,促膝長談之後決定的,原因是斬不斷的血緣和責任感。」

  村上隆說了什麼一點都不重要,我們看見什麼,比較重要。

  對於這個「村上隆現象」,試著把它分成幾個部分觀察,最早的一部分是村上的夫子自道,說起他自己在紐約的藝術奮鬥生涯,落魄到在便利商店的後門垃圾桶裡撿店家丟棄的過期麺包度日。那種藝術家的抑鬱苦悶之情,激發了他決心深入暸解歐美藝術市場所有的門檻和運作,從一個日本弱勢文化的藝術出發,在世界舞台殺出一條血路。

  然後,我們看到村上隆成立了Kaikai Kiki三芳工作室,顯然,如此昭然的「集體的」、「産業的」藝術製作形式,對於藝術家村上隆完全不是一種忌諱,反而是一種哲學。一如Andy Warhol半開玩笑地説他的工作室是「工厰」,Jeff Koons更強調現代藝術家的手是不碰觸作品的。

  接著,村上隆以Super Flat 為標題在全球各地展出,夾著授權LV皮包的助陣,形成一種引人注目的高頻率話語權。

  如果從Flat的字義解讀,Super Flat:超級平的、超級單調的、超級膚淺的,如果這是村上隆的概念,到底他是指他發表的作品的寓意?還是指藝術家對於這個世界的省思?

  當然,善意的解讀這個概念,我們可以理解這是對於這個浮躁幼稚世界的反諷。更多元詮譯:是一種對於日本傳統文化藝術的自我檢視;同時也是對於日本當下社會的宅男現象的痛下針砭。更開放的說法:這個Flat,淺薄的寓意,也許是上承杜象(Marcel Duchamp)的小便器,是一個所謂現代藝術的啓蒙論證,雖然,杜象純粹是一個概念,杜象大概不會成立一個工作室,量産他的限量或不限量的小便器,然後上市銷售吧?

 

  無論我們怎麼詮釋,村上隆和LV的合作,設計了多款Super FlatT主題的皮包,據説替LV賺進了三億美金的收入,村上隆成為當年《時代週刊》的100位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。

 

全文請點此 ___

 

Takashi Murakami _ instagram

kaikai kiki gallery _ 村上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