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術學科中心8月份電子報107年度八月號157期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中心消息

 

 

 

學 科 中 心 本 月 焦 點 活 動

 

【教育部高中課程美術學科中心107年度中區教師專業成長研習

– 新課綱素養導向與城市探索行動閱讀及攝寫】

_ 開放報名 _

  參加對象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全國各縣市高中職美術科教師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含綜合高中學術學程、技術型高中/職美術科教師)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若報名人數踴躍,以中區高中職學校教師優先參加。

  研習日期:

    107年11月20日(二)

  研習地點:

    臺中市立大甲高中(臺中市大甲區中山路一段720號)。

  報到時間/地點:

    上午9:00 大甲高中 工科實習大樓1樓 美感典範教室

  研習課程表:

  報名方式:

    一、請至「全國教師在職進修資訊網」報名

(一)上排選單點選【研習搜尋】,開課單位點選【學科中心】,進入後點選【美術】,即可找到美術學科中心所辦理之研習。

(二)上排選單點選【研習搜尋】,右邊選單進入【研習進階搜尋】,於【研習名稱/代碼】後,輸入中區研習代碼【2508981】,按下方查詢即可找到研習報名頁面。

 二、中區研習報名截止日:

107年11月13日星期二,請務必提早報名。

 三、報名人數:

40人為限,因場地容納人數有限,額滿恕不再提供報名。 

 四、研習時數:

研習全程參與核發研習時數5小時,請與會老師務必完成簽到簽退流程,俾利核發研習時數。

 

 

 

更多精彩花絮請至美術學科中心FB專頁

  

 

教 師 專 欄

 

芬蘭之森-從芬蘭GGS中等學校美術課程談美育

 

撰文:新北市立板橋高中 美術教師 林麗雲 

 為甚麼是芬蘭

 到芬蘭教育考察,或許多數是衝著芬蘭在OECD各種測驗的亮眼表現,國內出版界陸續推出相關書籍,響噹噹的教育美名。另外,在2018年「世界幸福感報告」當中,芬蘭從第五名躍升為第一名。另一方面,芬蘭設計與藝術的特色,在歐洲國家中毫不遜色,種種理由,似乎非芬蘭不可。作為美術教育工作者,將陳述所見聞美術教育現場,聚焦探討藝術、文化、設計對本國教育的啟發與反思。

GGS的高中必修美術課

 坐落於距離赫爾辛基市區約25分鐘的路程,夏秋之際四周綠意盎然,二層樓的校區沒入樹林當中,若沒有人指引,並不容易發現這是一所學校。美術教室位於行政大樓的隔壁,全校目前僅一位美術老師,目前課務30節課,超兼10堂,每二節課一次課程單位,75分鐘,每次下課15分鐘。 GGS的高中學生有美術必修課,至少須修一學期(約6-7週),每周2-3次課程。學生可在一到三年級之間選修,大部分是在高一到高二之間選修。每一次選課人數最多30人。

 本觀課時間正好是整體課程的前三分之一進度,教師在教授「透視法」。學生們的創作已接近完成,教師正在分享一部將平面繪圖融入實體生活空間的動畫片,動畫片中繪圖造形遊走於空間中,並不斷因著空間的輪廓產生大小、方向、角度等變化。教師接著發言引導學生:「透視法就是讓你的作品產生空間感,而空間感是被創造出來的,完成作品前請再檢視,一開始的想法或者空間感的趣味性是否充分表達。」

 每一分組的學生約有3-4位(圖1),他們並不從頭到尾看著影片,但很專心地在確認自己作品的完成度,並低聲與旁邊的同學對談。每一位學生創作的材料皆不相同,而教室右側放置著學生可以隨以取用的創作工具。包括:鉛筆、水彩、粉彩、色餅、麥克筆、簽字筆、炭筆、色鉛筆、炭精筆、油蠟筆,蠟筆、剪刀、美工刀、裁切機、紙張等一應具全。學生依著創作的取向,決定創作媒材,與教師討論後進行完稿。我特別詢問了兩位學生的創作狀況,其中一位說因為他很想要看完成作品後的樣子,所以在家已經完成了(圖2)。另一位想要創造四方連續的手部動作,但完成度不夠正在修改(圖3)。

圖1 高中美術課學生分組位置安排

圖2 該生表現從天空高處望都市叢林俯視的單點透視法,想表現都市空間的高深

圖3 此生想表達手部的連動關係,以及空間的錯雜,使用的是單色的炭筆和鉛筆製造明度變化,以凸顯手部的連續效應。

GGS的高中美術課的特色可歸納如下:

(1) 教師的必修課程進度集中於基礎創作。

(2) 小班制,學生的創作主題自訂,教師分別指導的差異化教學。

(3) 創作媒材由學校提供(學生繳材料費),沒有材料工具不創作的狀況為零。

(4) 學生的創作動機高,專注投入課程。

以上特色當中,最難能可貴的是第四項。台灣公立高中學生,雖然不討厭美術課,甚至頗喜歡美術課,卻因為升學壓力或現實考量,仍有部分同學於課堂上拿出考試科目書本。當然也有學生提不起興趣,拿出手機打電玩或者補眠等狀況。GGS高中生亦有升大學的壓力,但學生們在必修美術課上仍然專注於創作,這樣的情況也同樣發生在各種不同科目。我請教Niklas Wahlström校長,他說:「一方面本校的學生素質良好,另一方面學校教育並未有很大的壓力,學生反而能專注於各種學科。其實,我認為最關鍵的點並非上述,而是整體社會普遍認為人的生活與學習需要均衡,不會因為一個短程目標而偏廢或者讓身心失衡。不管是文藝復興,或是你們東方的道家、儒家或者禪學等不也是這樣嗎?」Niklas的一席話如當頭棒喝,我們去芬蘭取經時,他說他們有的其實我們本來就有。這個部分值得深思,容後再述。

 
GGS的選修美術課

  當日觀察GGS的選修課所實施的對象是國中部學生,可跨年段選課。課程節數與時間如同高中部,不同的是學生人數相對少,約僅十人,包含一名特教生和特教生之服務教師。該選修課為平面藝術創作,課程進度為「色彩練習」。由於學生人數較少,教師花了很多時間與我分享她的空間配置。授課地點與高中部相同,但根據教師說明,教室外走廊擺放畫架、作品蒐集櫃、以及紙類儲藏櫃(圖4),往一樓望去,則是複合式的藝文空間,可在此地開設畫展、沙龍展、演講或演奏會等(圖5)。而這些空間的運用,和其他教室並無不同,芬蘭學校不必擔心放置在走廊的各種用品或者器材的保存或者使用。一來是因為破壞或者遺失的情況不多,教師會請學生將重要的想保留的帶走,留下來的作品或者器材倘若遺失或者被破壞,他們會坦然接受或者修理、更新。

 

  圖4 教室外的收藏架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圖5 複合式藝文空間

 教師說明她這堂課以印象派畫家的作品為教材參考,她讓學生運用三原色以及黑白無色彩的明度變化,在四開紙上練習調色、色調、筆觸、色彩搭配等分格創作。為了避免僅是填色的單調練習,教師讓學生參考一張風景照片,簡化風景外形,進行以上的創作(圖6)。教師從最簡單的黏貼紙膠教起,將畫面分成八格,先是以黑白練習明度變化,再限制學生僅用三原色調出所有顏色和筆觸等變化。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位學生並未進行相同的練習,教師說明因為她的母親是設計師和畫家,所以她的程度比一般學生超前,她已經在準備個人喜歡的作品集(圖7)。至於特教生則在一開始給予學生自由選取材料和創作主題,自由發揮,而特教生的專屬服務教師則徹頭徹尾陪同,並且與該生閒聊,引導她進行創作過程的思考與下筆。最後特教生將作品提交給美術教師,請教師給予建議與評語。

 選修課當中可見芬蘭差異化教學實踐渾然天成豪不費力。其成功的原因不外乎學生人數少,材料與空間的配置人性化,學生對於創作沒有恐懼感。其中值得注意的是,教師鼓勵學生的方式,並非一味誇讚,而是很認真地閱讀學生的作品,並且提出作品中令她讚賞之處,以及可再修正之處。師生之見的對話可以有許多留白之處,教師在欣賞,學生在感受教師的欣賞。這當中,學生的自信自然孕育。

 

圖6 學生風景練習作之一

圖7 教師給予資優生自由創作並指導她進行作品集

圖8 教師給予特教生自由創作,最後特教生將作品展示給教師,教師很認真地給予回饋與正面肯定。

GGS的參訪回饋

 Hello! I am sending you this email so you´ll get my contact information. It was very nice to meet you today at school. I was very touched by your beautiful gifts. I hope you´ll have time to visit some other museum in Helsinki. The ones I recommended were Kiasma and the new museum Amos Rex, both right in the center of Helsinki.

Let´s stay in touch!

Best regards, Johanna

Johanna Stenman Art Teacher, MA

Hagelstamska skolan/ Gymnasiet Grankulla samskola

 上面是GGS美術教師在參訪完當天寄來的信件,她建議我可以抽空去參訪的美術館,以及感謝我送給她的禮物。在選修課階段,教師面對僅十人的教室,顯得較為輕鬆隨興,因此她分享了幾個她得意的教案與作品。其一為跨科合作的案例,她和體育教師、英文老師事先協商好教案內容,各自執行。該教案梗概為學生先分組,一組人數可約1-5人,在美術課當中討論想要設計的體育活動,其中必須有闖關與規則等。討論完成後,學生製作圖文並茂的說明海報,海報上的文字可結合英文課程作成英文海報(圖9-10)、。完成後,各組同學可在體育課程當中執行他們設計的活動,體育老師再協助學生檢視活動設計與實踐的修正方案。整個流程並不困難,教師共備並不需花費太多時間,不過該美術教師說學生作地不亦樂乎,非常熱絡。教師也抽空去體育課程當中觀看學生運用海報說明規則的情形,以及學生進行整個活動的狀態。

圖9 學生設計的闖關活動海報,以操場空間為海報設計基礎,讓學生從空間配置了解規則。

圖10 學生設計的體育活動海報,結合手機既有的App進行,並將海報整個製成手機外形。

 我請教Johanna,美術課程的內容是否包含各種創作形式、美術史、藝術鑑賞、美學等? Johanna回答:「除了平面設計和繪圖創作等基本課程之外、我曾開設過電腦繪圖、陶藝、版畫、立體創作、雕塑等,開設給從國一到高三的學生。」 我接著問:「這些課程的準備是本來就有經驗,還是也有為了開課而特別準備的呢?」 Johanna回答:「我在大學本來是學平面創作,包括版畫等,在這邊高中的教師幾乎全部為碩士以上學歷。我在碩士班時則學了電腦繪圖等其他部分。當然後來也為了教立體創作,一邊教書一邊學習。除了教學外,我現在還是會自己創作版畫。」說著,Johanna拿出學生的版畫作品(圖11),並且指出哪些作品創作者現在所就讀美術相關科系(圖12)。

 

  圖11 非常便利的作品收納櫃頂天立地         圖12 凹版、凸板、綜合版的學生作品

 Johanna當天大約從10:00到15:50皆有課程在進行。她相當忙碌,仍然熱情招待,於是我拿出預先準備的畫仙版花鳥寫意畫兩件,送給她當作回禮。她看到作品之後非常高興,甚至懷疑是否真要送她,再三確認後,她立即將我的國畫作品用投影機放映出來給學生看(圖13),並請我介紹這些畫的特色和我的創作理念。隨後她拿著兩件作品到每一小組,讓學生欣賞,興奮之情溢於言表(圖14)。

圖13  Johanna以投影機將我的國畫作品投影出來給學生看

圖14  Johanna向學生說明中國畫的線條可以非常細緻,落款的文字也是畫面的一部分

 

KALEVALA和MUMMI

 我追問Johanna,我所觀察到的美術課程以創作為主,在鑑賞和美術史上的教學是否較少?或者只是我尚未見到? Johanna回答:「我不會把課程分成創作、鑑賞、美術史等,我會以創作為主同時從學生的作品或者教材談鑑賞,當然也會介紹到美術史。為甚麼以創作為主呢?因為學生喜歡創作,也只有在美術課當中才會有這樣的創作。」 我再問:「對Johanna而言,芬蘭藝術的特色是甚麼?我特別到赫爾辛基的國家美術館參觀,想了解芬蘭藝術的精神底蘊,也觀察到芬蘭藝術和其他歐洲國家不同的部分。但我想聽聽您的看法。」 Johanna回答:「如果要深度探討芬蘭的藝術底蘊,得要先熟悉『Kalevala』。芬蘭在歷史上一直被俄國、瑞典等國家統治,未有獨立主權。直到19世紀芬蘭醫生和語言學家Elias Lönnrot(1802-1884)蒐集民歌、傳說等,編輯成五十首史詩,也就是Kalevala。所以如果你能進一步了解這首史詩,就可以窺探芬蘭藝術的精神。」 Johanna表示,雖然這首史詩芬蘭的男女老少都知道,能深入了解其內涵的或許也僅止於藝文人士,或者少部分的人。Johanna對於東方來的短程參訪者能否進一步了解芬蘭精神抱著一點遲疑。然而旁觀者清,或許能從一些蛛絲馬跡找到觀點。芬蘭最具代表性的畫家Akseli Gallen-Kallela(1865-1931)一生以創作Kalevala史詩故事畫聞名。這裡撇開他的史詩鉅畫,從他的人物畫〈老婦人與貓〉切入(圖14)。老婦人身上穿的是貧困者的衣服,長期工作使她的雙腳顯得巨大並變形,充滿皺紋的臉頰烘托出的是歷經風霜的堅毅性格。她的一隻手扶住腹部,宛若已有身孕並將臨盆,另一隻手張開,像是對眼前的花貓展現慈愛與施予。根據Kallela的系列創作推測,他慣常關心的是國家主權與民族性的議題,畫中的老婦也許正是為了生活(獨立主權)歷經滄桑未獨立前的芬蘭子民,而即將誕生的是多年孕育的心血–獨立的芬蘭國家。他的質樸、堅毅與慈愛將是這個國家秉持的的民族特色,遠方的森林與水澤,點出了芬蘭國家的地理特色。

 另一位相當親民的芬蘭知名藝術家Tove Marika Jansson(1914-2001),她不僅能畫、能寫,也嘗試創作大型乾濕壁畫。知名的漫畫腳色「魯魯米」(Mummi)就是從她的繪本發展而來(圖15)。在一件約6米寬2米高的壁畫當中,也描繪了一角落婦女與貓的場景(16)。作品當中的婦女穿著高跟鞋和洋裝,雙手優雅地織著毛線,在充滿水光花草元素的自然環境中安靜地工作著,一旁的花貓舒服地倚靠著她,自在而陶醉。畫面中的女性並不是處於蠻荒的工作環境中,而是遠方有小屋,船舶,以及一同踏青的兩位男士的郊遊風景當中。從她的穿著打扮可窺知其「都會」性格,自然風景不再是磨練心志的奮鬥場所,而是享受和遊憩的宜人空間。從「Kallela到Tove」,或者說從「Kalevala到Mummi」,述說了芬蘭人的歷史背景與發展。芬蘭人從刻苦堅毅的環境中,開展出民族的性格:勇敢、自由與獨立,又在建國之後,逐步顯現芬蘭人恬適、優雅而造形圓滑的藝術特質。不過不管哪一個時期,芬蘭人皆共同享受大自然賦予的美好饗宴,森林與湖泊。圓滑的藝術造形,不只是在藝術創作當中出現,Alvar Aalto的湖形經典花器,Eero Aarnio的球椅、Oiva Toikka的玻璃鳥、Tapio Wirkkala的木質家具、Marimekka的服裝設計等各種藝術創作與應用產品,都具有圓弧的外型輪廓與各種大自然元素。如果更深入探討芬蘭藝術的養分來源,要往自然環境裡找。

  圖15(左)〈老婦人與貓〉,是芬蘭代表畫家Akseli Gallen-Kallela於1885完成的油畫作品。圖16(右) Tove創造出的備受歡迎的角色魯魯米,芬蘭人喜愛Tove甚至曾發行她的頭像紀念幣。

圖17 Tove的作品一隅

 

結語:芬蘭之森

 芬蘭知名建築師 Marco Casagrande認為芬蘭的靈魂蘊藏於森林當中,藝術家的創作就是在回應森林的呼喚。芬蘭森林裡最常見的是松樹、冷杉和白樺樹,圍繞者森林的是湖泊和海。位於冰河地形的後端,處處是圓滑的有機造形,大自然的色澤常見的是中間色調,優雅而質樸。芬蘭人透過歷史的洗禮,在發展出獨立國家體制之後,從大自然元素中讓藝術與設計開花,融進美術教學當中。以GGS的中等美術教育為例,美術教學以創作為主,重視學生的自主性,培養學生獨立創作的習慣,透過差異化教學,以及樸實的創作主題,讓學生在輕鬆的環境中創作,繼續培養芬蘭的藝術苗芽。回應Niklas校長的論點,東方文化確實注重身心靈的均衡,藝術創作甚至強調「師法自然」。不過在當代物質文明的洗禮之下,東方文化與藝術精隨反被視為糟粕,我們甚至從北歐小國芬蘭的藝術和教育當中,再次印證東方文化的價值。拾回我們原本就有的清淨與單純,就是未來台灣美術教育值得推動的方向。 

 

 全文完

 

 

 

藝文展覽  

展覽10708

 

展覽10708

 

展覽10708

 

 


 

【靜水盪漾:菲律賓女性藝術家聯展】

展覽日期: 2018 / 10 / 27 - 2018 / 10 / 08
開放時間: 週二至週六11:00-18:00
展覽地點:安卓藝術
 

【逆旅之域】

展覽日期:2018 / 10 / 06 - 2019 / 01 / 20
開放時間:週二至週日10:00-18:00 週一休館(週六、日至18:00)
展覽地點: 忠泰美術館
 

【《人類:奇觀》Sameer Tawde個展】

展覽日期:2018 / 11 / 17- 2019 / 01 / 26
開放時間: 週二至週日 10:00 - 18:00
展覽地點:絕版影像館 UP Gallery  

   

 

  

 

教學資源

 

 

 

 

推薦電影:《抓狂美術館》

「廣場是信任與關懷的殿堂,在裡頭,我們有同樣的義務與權力 。」當代藝術館上上下下都忙著替即將開幕的新展覽《廣場》添脂抹粉,希望有機會炒熱特展、一夕爆紅。


           

推薦影片:《風華再現—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》紀錄電影

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,擁有氣勢磅礡的哥德式建築和文藝復興藝術珍品,完整囊括林布蘭、維梅爾等繪畫巨擘的經典傑作,規模高踞世界十大博物館之一。1885年開館近120年後,荷蘭政府於2003年斥資147億台幣大舉翻修。原預計2008年完工,未料碰上水患及種種糾紛,進度延緩5年,2013年才告完竣。跟隨鏡頭,一窺建築師與館方的企圖和妥協,近距微觀修復工程的精采細節,進入藝術先鋒和後起之秀共構的絕美之境。


 

推薦書籍:《馬格利特‧虛假的鏡子:超現實主義大師的真實與想像》

  馬格利特,享譽全球的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,喜歡閉眼拍照,常以夢境自娛、從中擷取作畫靈感。人生歷經兩次世界大戰,他說沒有思想的繪畫和攝影,不夠用來認清這世界。世界對他而言,就是一個常識的挑戰...


 

 

 

數位教材

 

  夢境般的游泳池 MARIA SVARBOVA

原文:顯影PHOTOGSTORY

 

 田馥甄(Hebe)專輯《日常》封面照片

斯洛伐克攝影師Maria Svarbova的《Swimming Pool》系列作品近年紅爆網絡,兩年前台灣歌手田馥甄(Hebe)推出專輯《日常》,也遠道去東歐找這位攝影師拍攝封面照片。現年三十歲的她原本修讀考古學,2010年開始創作攝影作品,很快在這個領域闖出一片天,尤其2014年的《Swimming Pool》系列作品,《Vogue》、《Forbes》及《衛報》等媒體都爭先報導,也為她帶來如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等大大小小的國際攝影獎。

《Swimming Pool》備受熱捧,大概是因為畫面的寧靜張力,乾淨明亮如夢境,冷淡的基調配合泳手的冷漠表情,既有一種抽離感,又很有戲劇性。畫面的構圖及比例營造出一種平靜,畫面中的人物木無表情,看起來像是被抹去情感與個性的人偶,滲透著一股孤獨感,對於生活節奏急速的都市人來說,何嘗沒有共鳴?

畫面中的泳池是社會主義時期的產物,曾是社會主義國家的斯洛伐克仍有保留這種建築,Maria Svarbova對社會主義時期的建築及公共空間深感興趣,2010年拍攝的《Wall》系列作品,拍攝的正是社會主義時期的圍牆及外牆,如同《Swimming Pool》系列一樣,原本了無新意的建築,在她獨特的處理下,反而有種摩登感覺。

...閱讀原文